正文内容


我是“瑕疵品”,早晚会被抛弃:这种心理疾病,并非抑郁症,而是它

admin 于 2020-12-31 14:49 发布在 网上赌搏网站十大排行  |  点击数:

\u003cp>我的情绪又失控了...\u003c/p>\u003cp>我甚至都不知道是哪个点刺激到了我,\u003c/p>\u003cp>让我一瞬间想狠狠的惩罚自己。\u003c/p>\u003cp>拿起小刀在手臂上划下的那一刻,\u003c/p>\u003cp>我体验到了兴奋,但同时也感觉到了某种说不上来的痛苦。\u003c/p>\u003cp>我想死。一切都太没意思了,\u003c/p>\u003cp>可念头一转,有什么好死的,我完全能更潇洒一点!\u003c/p>\u003cp>我像干火柴一样,一点就能跟别人歇斯底里,自损八百,伤人一千;\u003c/p>\u003cp>可情绪低落的时候,我却像个垃圾,怎么也嚣张不起来。\u003c/p>\u003cp>我能在情绪里反复横跳,也能把身边的人都逼走。\u003c/p>\u003cp>我打从心底里害怕别人足够了解我之后,会“识破”我其实是个瑕疵品。\u003c/p>\u003cp>我觉得我有病。\u003c/p>\u003cp>低落,自残,想死。什么都了无生趣。\u003c/p>\u003cp>或许....我得了抑郁症?\u003c/p>\u003cp>这样的我,更像是疯了的抑郁症吧。\u003c/p>\u003cp>后来,我了解到了另一种病:边缘型人格障碍。\u003c/p>\u003cp>...\u003c/p>\u003cp>虽不像抑郁症那样众所周知,但边缘型人格障碍导致的痛苦程度却并不亚于抑郁症。\u003c/p>\u003cp>今天,壹心理学院想和你们聊聊\u003cstrong>“边缘型人格障碍(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3C4AFC98691196A96948C2025C1F5B1CDF5A4C8A_size15_w1280_h197.png"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稳定的“不稳定”高自伤群体\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人格(personality)\u003c/strong>与情绪障碍不同,是一种广泛、相对稳定的心理特征模式。\u003c/p>\u003cp>早期,一些精神分析学家认为,某些\u003cstrong>慢性的精神紊乱症状\u003c/strong>处于神经官能症和精神疾病的\u003cstrong>“边界”\u003c/strong>,于是把这种慢性症状,定义为\u003cstrong>“边缘型人格障碍”\u003c/strong>。\u003c/p>\u003cp>所以,\u003cstrong>边缘型人格障碍(BPD)\u003c/strong>作为一种相对稳定的人格障碍,又被称为\u003cstrong>“情绪不稳定人格”。\u003c/strong>\u003c/p>\u003cp>正因如此,边缘型人格障碍者们常常在自我认同,情绪、认知、行为及人际关系方面处于一种失调状态。\u003c/p>\u003cp>于是,以此带来的个体外在表现,体现在:\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不稳定情绪(emotion dysregulation)\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冲动性行为(impulsivity)\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不稳定人际关系(interpersonal dysregulation)\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及认知扭曲(cognitive dysregulation)\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对于情绪,边缘型人格障碍者几乎是无法自控的。\u003c/strong>\u003c/p>\u003cp>他们在情绪上的反应,也是异常敏感且反应强烈的,可能一点小事都有机会引发他们明显的反应。\u003c/p>\u003cp>这种反应不但表现在程度上的剧烈,还表现在变化上的高频。\u003c/p>\u003cp>不论是愤怒、烦躁、焦虑,还是快乐、平静、镇定,很少能持续几天,几乎只持续几个小时甚至更短。\u003c/p>\u003cp>他们可能\u003cstrong>“上一秒还发自内心地感到开心,下一秒就毫无缘由的嚎啕大哭”。\u003c/strong>\u003c/p>\u003cp>边缘型人格障碍者做出的主要冲动性的行为,\u003cstrong>通常都带有自残性质。\u003c/strong>\u003c/p>\u003cp>70%以上的边缘型人格患者具有反复的自残行为,\u003cstrong>在美国DSM-5诊断标准中,自残被列为边缘型人格障碍的诊断条目之一。\u003c/strong>\u003c/p>\u003cp>除了自残,冲动性行为还包括自我破坏式行为,例如暴食,无节制赌博,药物滥用等。\u003cstrong>而这些行为,往往是他们用来应对心理与情绪痛苦的一种手段。\u003c/strong>\u003c/p>\u003cp>正因如此,患有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是冲动自杀风险\u003cstrong>最高\u003c/strong>的人群。\u003c/p>\u003cp>\u003cstrong>边缘人格研究专家Dr. John M. Grohol\u003c/strong>曾说,“边缘人格障碍患者总是会做出一些疯狂的努力,来避免真实发生或者想象中被抛弃或者被拒绝的情境。”\u003cstrong>在人际关系上,这点体现的尤为明显。\u003c/strong>\u003c/p>\u003cp>由于过度且扭曲的情绪反应模式,边缘型人格障碍者往往会将一些短暂的分离或临时改变的计划主观的认为成一种\u003cstrong>“抛弃”\u003c/strong>,当触发这种“被抛弃”感时,\u003cstrong>他们往往以更激烈的手段去抵御这种恐惧。\u003c/strong>\u003c/p>\u003cp>例如,必须和对方待在一起、拒绝让对方离开半步,甚至为了达到这种目的,不惜做出伤害或杀害自己的举动。\u003c/p>\u003cp>于是,身边人最直观的感受往往是\u003cstrong>“如履薄冰”\u003c/strong>的,边缘人格者的人际关系则体现为\u003cstrong>无法进行正常沟通\u003c/strong>。\u003c/p>\u003cp>扭曲的两级化认知模式,也让边缘人格常伴有\u003cstrong>“分裂行为”(splitting behavior)。\u003c/strong>\u003c/p>\u003cp>“分裂”,则多体现在自我认知上过度的自信和极端的自卑,\u003cstrong>反复交替变化\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8A09135652CC48D5EAF6647E084C7A0339470A68_size23_w1280_h197.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5.390625%;"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边缘型人格障碍”,是咨询师杀手?\u003c/strong>\u003c/p>\u003cp>在临床上,BPD非常常见。多见于女性,男女患病比例为1:3。\u003cstrong>但不易被确诊。\u003c/strong>\u003c/p>\u003cp>对咨询师来说,这种\u003cstrong>十分磨人又不易被察觉\u003c/strong>的病症,确实是一大挑战。挑战的点在于:\u003cstrong>难确诊、难治疗。\u003c/strong>\u003c/p>\u003cp>诊断统计手册(DSM-5)中列出了九个标准,用于确定是否有人患有这种情况。一个人必须出示以下五种或更多种情况:\u003c/p>\u003cp>\u003cstrong>绝望的努力,以避免真实或想象的放弃\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一种不稳定的关系模式,在极端的钦佩和仇恨之间切换\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不稳定的自我形象\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在至少两个可能造成自我伤害的领域中的冲动性\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反复的自杀行为和威胁或自我伤害\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不稳定的情绪波动\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长期的空虚感\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难以控制愤怒\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临时的,与压力有关的偏执观念或分离症状\u003c/strong>\u003c/p>\u003cp>BPD通常需要更多的观察来诊断,但BPD又有多个极端。有时会呈现出抑郁症相关诊断条目,有时又会突然的狂怒、冲动,异常的敏感,不稳定,呈现出双相情感障碍的症状。\u003c/p>\u003cp>BPD和抑郁症、双相障碍不同,\u003cstrong>但是却可以共病,当个体的病程不够长,情绪说来就来呈现为外在表现时,\u003c/strong>\u003cstrong>就极易让咨询师混淆,进而误判。\u003c/strong>\u003c/p>\u003cp>他们时常恐惧“抛弃感”,面临分离或拒绝的时的自我毁灭行为,反复横跳的情绪状态,也会让咨询师异常头疼。\u003c/p>\u003cp>在咨询个案中,当心理咨询师告知TA此次咨询时间到了,当咨询师迟到,当咨询师表现出些许的cover不住时,TA会敏感的捕捉并曲解信息,\u003cstrong>认为自己没有得到足够的关心,随后感受到绝望、惊恐甚至愤怒。甚至对咨询师进行挑衅。\u003c/strong>\u003c/p>\u003cp>另一方面,当咨询师给予他们足够的关注和耐心时,他们又会担心这会不会让自己窒息,会不会因此过度依赖咨询师而被其控制,然后\u003cstrong>引起内心强烈的恐惧。\u003c/strong>\u003c/p>\u003cp>甚至,他们会咨询师产生莫名的厌恶感,最后因为情感上的极端转变,\u003cstrong>不再想去信任咨询师,不再想主动求助,马上远离和拒绝咨询师。\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咨询师与来访者需要建立关系和信任,这种关系和信任通常比普通的关系和信任更加紧密牢固,但情绪不稳定,没有安全感,让边缘人格更难对他人建立正常关系、产生信任。\u003c/strong>\u003c/p>\u003cp>于是,抵触治疗,不愿暴露自己的内心,在咨询过程中正常不过。\u003c/p>\u003cp>在这样的行为特征和相处模式下,不难想象,关系的维系难上加难,信任的建立难上加难,而这种难,不仅会加剧边缘人格心理上和情绪上的痛苦,\u003cstrong>还会让咨询师陷入自我怀疑,失去勇气和耐心,甚至产生负面情绪,不愿再接触来访者。\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最后,治疗也变得难上加难。\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7F1179409000A99E465C41AA87C3C28B38378F7A_size26_w1280_h197.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5.390625%;"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是什么造成了“边缘型人格”?\u003c/strong>\u003c/p>\u003cp>多数研究者们认为,BPD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u003c/p>\u003cp>\u003cstrong>遗传学\u003c/strong>\u003c/p>\u003cp>具有边缘人格特质的双胞胎研究表明,这种疾病具有很强的遗传联系。\u003c/p>\u003cp>研究发现,直系亲属中患有BPD的人,其自身患BPD的风险是一般人的5倍。\u003c/p>\u003cp>冲动性和侵略性是容易被遗传和继承的人格特质。\u003c/p>\u003cp>\u003cstrong>环境因素\u003c/strong>\u003c/p>\u003cp>研究表明,创伤事件增大患边缘型人格障碍的风险,例如儿童期照顾疏忽,与主要照顾者的分离,童年虐待,暴力,性侵等。\u003c/p>\u003cp>在一项对109位女性的精神疾病病人进行BPD症状进行的测量研究中发现,包括了32位BPD患者、43位非BPD的人格障碍患者、和34位没有人格障碍的患者(但有其他精神疾病)中,\u003cstrong>童年情感虐待和性虐待的经历和BPD症状存在显著相关性。\u003c/strong>\u003c/p>\u003cp>在一项试图治疗214名BPD女性的研究中也发现,\u003cstrong>75%的参与者有儿童性虐待的记录。\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脑功能\u003c/strong>\u003c/p>\u003cp>脑扫描显示,BPD患者的脑功能和结构与正常人相比有所不同。\u003c/p>\u003cp>患者的大脑在控制和表述情感的部分相对较活跃,并且大脑的控制情绪部分和决策/判断部分检测到一定的神经传输障碍,\u003cstrong>证明两个部分可能无法很好地相互通信。\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写在最后\u003c/strong>\u003c/p>\u003cp>边缘型人格障碍是一种精神疾病,它和躯体疾病一样“真实”。\u003c/p>\u003cp>\u003cstrong>他们所承受的痛苦,也是难以想象并且被周围人所低估的。\u003c/strong>\u003c/p>\u003cp>如果你的身边有BPD患者,\u003cstrong>请积极倾听他们的想法与感受,鼓励并支持他们做全面正规的诊断、持续接受专业的心理治疗。\u003c/strong>\u003c/p>\u003cp>他们的行为和情绪都是他们的心理疾病症状,他们也并非真的想要伤害你,他们只是没办法处理。\u003c/p>\u003cp>或许在了解这些之后后,我们才能更加平和,\u003cstrong>对他们多一些包容,少一些误解。\u003c/strong>\u003c/p>